5岁儿童骑车撞特斯拉吓得浑身发抖 警察竟要他酒测


伊朗准备复工的决定已经引起了该国卫生部门和地方官员的担忧。

刘季高也3月23日也表示,距离美国疫情的高峰期还早,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被真正被筛检出来。

除了“围堵”失败,美国政府也未能尽早加大检测力度,这一定程度上让公共卫生官员盲目行动。3月28日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一篇名为《错失的一个月: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》的报道指出,由于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、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,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,使得美国“缺失了一个月”,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。

由于石油出口受限,IMF去年估算伊朗的外汇储备已经降至860亿美元,仅为2013年的20%。而受制裁影响,美国官员估计,伊朗只能动用10%的外汇储备。在疫情暴发前,伊朗政府去年已经预测其石油出口收入在下一财年将下降70%。

3月28日晚,福奇接受CNN采访时表示,美国大概会有上百万人感染,而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至20万。但特朗普在第二日的疫情发布会上却表示,如果政府“不作为”,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可能高达220万。

鲁哈尼称,复工并不代表民众可以忽视居家要求。除工作和必需购物之外,民众依然需尽量留在家中,“社会活动应该保持在最低所需限度”。

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683人(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),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7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2人。

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、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澎湃新闻表示,自己2月28日到美国,“刚刚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,一个星期后,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,华人多的区域可能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。”她还观察到,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,也未戴口罩。

纽约州护士协会成员、儿科急诊室护士肖恩·佩蒂(Sean Petty)表示,医疗用品短缺迫使他所在的医院只能给症状严重、有资格接受新冠病毒检查的患者提供口罩。

美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也在3月12日表示,美国的疾病检测系统在新冠肺炎爆发期间“完全失败了”。而一直致力于更正总统特朗普的错误言论,要求美国实行严格抗疫措施的福奇也在3月23日一度缺席新闻发布会,有媒体指出特朗普因不愿遵循福奇的建议而与之不和。